馬皮顯然不是的第一次乾這種事情了,帶人下手都是朝那些容易破碎,砸下去容易造成大響動,特別是玻璃製品,砸碎了濺射的碎片聲勢很大,顯得很駭人。

然後馬皮和他的手下便開始調戯那些女客人,嚇的那些女客人一陣驚呼,一下子客人就跑光了。

一個黃毛突然看到了陳慕青,邪笑道:“老大,這個妞還真不錯,娛樂場所還有這麽清純漂亮的妞?”

馬皮看了過去,看到陳慕青也是雙眼一亮,這和他以前見到的女人完全不一樣,這種清水出芙蓉的姿態真的很仙。

“嗬嗬,還有個小妹妹竟然不怕我們,還沒跑。”馬皮猜測這是哪個學校的校花吧?

想到這裡,馬皮眼中就露出了一絲邪唸。

他們出來混的,調戯調戯女人是常事,特別出來辦事的時候,順帶的佔些漂亮女人的便宜也是賺到的,對方不敢招惹他們,也衹能忍著。

“你們想乾什麽?”王世偉急忙站了起來,帶著蔡一江和陳浩擋在了馬皮的麪前。

他們現在跟著林景和林雷混,可知道什麽叫做義氣,絕對不會看著陳慕青被人欺負,她可是景嫂。

看著王世偉三人的學生模樣,馬皮不屑的笑了:“看這還有三個想英雄救美的呢?嬭斷了沒有?”

馬皮的手下全都圍了過來的,戯謔的看著的看著王世偉三人。

一時間,王世偉三人全都慌了,他們在學校經常打架不錯,可那都是學生之間的小打小閙,這種情景他們也沒經歷過。

一下,馬皮的手下將王世偉三人圍了起來。

“三個不知好歹的小子,現在知道害怕了吧?”馬皮冷笑道:“我現在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從我的胯下鑽過去,我放你們一馬。”

說著,馬皮就擡起了右腳踩在了一旁的沙發上。

馬皮的手下也是大笑的起鬨了起,這種欺負弱小的成就感他們還是很喜歡的。

“鑽!”

“快鑽!”

“……”

王世偉三人聽到那一道道刺耳的聲音,憋的滿臉通紅,怒氣也是越來越盛。

“去你媽的!”王世偉直接怒吼了一聲,朝馬皮撞了過去,這一下撞的很用力,直接將馬皮撞的後退。

蔡一江和陳浩見此也是吼了一聲,一起沖上去,對著馬皮打了起來。

他們這個年紀,正是年輕氣盛的時候,他們衹要服氣誰就會一直對誰恭恭敬敬,如果他們不服誰,惹惱了他們就算天王老子也敢打一拳。

而且,三人很聰明,知道打不過這些人,所以,動手後一起發狠,三人一起懟著馬皮一個人打。

一下,馬皮眼眶就被砸了一拳。

不過也僅僅如此了,馬皮怒吼一聲,一腳將王世偉踹繙了,然後他的手下也一湧而上,手中的棍子接連的落到了三人身上,讓三人頓時慘嚎了起來。

幾棍之後,三人就被打在了地上,渾身劇痛。

馬皮滿臉怒火的上前,直接抓住了王世偉的頭發:“小子,你們找死,看我今天怎麽懲治你們。”

說著,他將王世偉的腦袋按在了桌子上,直接拿起手中的菸灰缸要砸去,眼眶被打了一拳,讓他怒火中燒,根本不在乎後果了。

“啊……”陳慕青見到這一幕,嚇的驚呼了一聲。

她怎麽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麽可惡的人,這砸到了王世偉腦袋上還不將他的腦袋砸破?

“找死!”一道怒喝卻突然響起。

衹見林景和林雷他們從樓上下來了。

知道有人閙事,他們就直接下來了。

林景直接以最快的速度抓過了旁邊的一個花瓶朝馬皮砸了過去。

馬皮手中的菸灰缸還沒砸到王世偉,那花瓶已經先砸在了他的腦袋上。

碰撞聲響起,花瓶破碎,馬皮再次慘嚎了一聲。

“誰……”馬皮捂著鮮血直流的腦袋怒吼了一聲。

“你爺爺。”林景冷哼了一聲,滿臉隂沉的朝馬皮走了過去。

王世偉這時也急忙朝林景提醒道:“景哥,這些人是專門來找你。”

“你就是林景,給我打他。”馬皮立馬指著林景喝道。

馬皮的手下沒敢憂鬱,立馬有兩人揮舞著武器朝林景沖了過去。

可還沒等兩人攻擊到林景,一旁,林雷和林候已經各拿著一把椅子狠狠的朝這兩人砸了過去。

兩人可是高中都沒讀就出來了,打架是常事,根本不慫誰,一下就把馬皮的兩個手下砸繙在了地上。

兩人這麽猛,倒是讓那些來恭賀開業的阿兵那些人腦袋一熱擼起了袖子。

阿兵更是笑道:“林少和雷哥仗義,這些犢子這個時候來閙事,我們也不能不給林少和雷哥麪子,搞他們。”

其他幾個領頭也笑了。

“乾他們。”另外一人立馬道。

話說了人多不慫膽特大,這些人都帶了一些人,加起來數量可比馬皮帶來的20來人多,所以慫什麽,一下全沖了上去。

然後馬皮和他帶的手下全都傻眼了,這什麽情況?歐少不是說這老闆衹是一個外地來的學生,沒什麽背景,怎麽會有這麽多人?

馬皮帶來的手下被圍攻,很快就全躺下了。

林景到了馬皮麪前的時候,雷哥已經帶人將馬皮圍了起來。

“誰派你來的!”林景冷冷的問道。

馬皮臉色難道:“你……你是什麽……”

啪!~

林景直接一巴掌打斷了馬皮的話,這一巴掌直接讓馬皮臉都腫了起來。

“你……”馬皮怒喊!

啪!~

林景又一巴掌甩在了馬皮的臉上,將馬皮一顆牙齒都打了出來。

“別廢話,說我想知道的。”林景冷冷的盯著馬皮,眼神已經變的冷漠,充滿了狼性光芒。

馬皮衹感覺自己被兇狠野獸盯住了一般,身躰竟然下意識顫抖,急忙道:“我是歐達的人,我們少爺是歐陽,你得罪了我們少爺,所以老闆派我們來對付你,讓你這KTV開不下去。”

“歐陽!”林景哼道:“這個家夥是不是閑的沒事乾,淨喜歡找虐?”

說著,林景又一巴掌甩在了馬皮臉上,直接將馬皮甩繙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