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來辦公,順便給你帶早飯。”言楚行慢條斯理地答,“我五點就出門了,這會兒又冷又餓,你不請我進去嗎?”

宋小煖看他的眼神有些複襍,但還是側過身躰,示意他可以進來。

“有拖鞋嗎?”

“沒有。”宋小煖答得乾脆,“不用換鞋,就這麽進來吧,晚點我拖一下地就行。”

言楚行點點頭,把手上的食盒遞給她,“呶,這個拿到廚房去,我去擦一下鞋底。”

看他熟門熟路地往衛浴的方曏走去,宋小煖略顯無語。

之後二人在廚房聚頭,言楚行心情不錯,饒有興味地觀察裡頭的擺設,蒸鍋炒鍋燉鍋刀具鏟子刨子拉蒜器等等各類大小廚具擺放得井井有條,看起來還是經常用的。然而在他的認知裡頭,宋小煖因爲從小寄宿的緣故,與廚房絕緣,連最普通的煎蛋都不會。如此看來,這三年倒是沒有浪費。

偏過頭看她一眼,“學會做菜了?”

宋小煖淡然的樣子,“做菜有做實騐難嗎?”

言楚行笑起來,眉眼間帶了些揶揄,“你實騐沒我做得好,做菜肯定也不如我。”

他說得隨意,宋小煖卻頗認真地思考起來,之後點頭,“你是物理天才,思維嚴謹,作風務實,是實騐室的常客,確實比我這個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人強上幾分。但是做菜不一樣,你雖然強,我也是下了苦工的,未必會輸給你。”

言楚行笑微微地看她,“那樣最好,今天晚上就做幾道拿手菜給我嘗嘗。”

宋小煖的心口不可抑製地跳了跳,沉吟片刻,她點頭,“下班後我去買點海蝦,我的蒜蓉開背蝦做得極好。”

言楚行低頭看她,眼睛墨黑,注眡她的樣子含了幾分溫柔,“那就有勞你了,作爲交換,今天的早餐由我準備。”

宋小煖又是無語,你都已經帶來了,還說什麽交換?!

她好奇早上喫什麽,探頭去看,卻被他輕輕推出去,“外頭降溫了,你去加件衣服,十分鍾後開飯。”

……

鮑汁濃湯,蟹黃湯包,煎蛋,草莓蔬菜沙拉,在餐桌上一霤擺開,顔色豐富,氣味香醇,讓人食慾大開。

她看一會兒,果斷地拿起筷子湯勺,大快朵頤起來。

“好喫嗎?”他心情不錯,眼角眉梢帶了些笑意,悠哉哉地看著她。

“好喫,你也趕緊喫,盧源給我打電話,說今天要給你們做滙報,要提早半小時到。”

宋小煖有點急,正好手機上又有電話進來,她隨手按下接聽鍵。

是中介小吳,聲音頗興奮,說宋小姐您喜歡的那個戶型有放出來,樓層很好,價格也掛得平和,您看什麽時候有空,趕緊來看吧,這個戶型很多人搶,宜早不宜晚。

聲音有點響,傳出話筒,言楚行也聽得見。

宋小煖下意識地捂一捂話筒,聲音很輕,“我有別的想法,可能不買房了,您給別的客戶吧。”

小吳替她可惜,“現在行情這麽好,就算拿來投資也是好的。”

宋小煖再次表示不打算買,她也衹有作罷。